照生新聞:照生會,剛收到 一位新聞系 的 見習生 來 照生會採訪後的心得評論...

364 次閱讀

虎哥期望動保的樣子,應該是各司其職,互相團結幫忙;如今大家卻是為活下去而活,為捐款而活,而且是透過互相攻擊的方式活下去。



照生會,剛收到 一位新聞系 的 見習生 來 照生會採訪後的心得評論...

 

照生會:照顧生命協會風雨

姓名:高 X 惠

系級:

學號:1054XXXXX

授課教師:

繳交日期:6/28

 

鶯歌工業區小巷內,兩台亮青綠色與一台全黑麵包車圍繞不起眼的民房,人一靠近,狗吠聲此起彼落,立刻充斥原先安靜地巷弄,豎耳細聽,也能聽見貓咪的喵嗚聲混雜在高分貝的吠叫聲中,這裡是台灣照顧生命協會總會,占領兩層樓的主人是七八十多隻的狗 和 近一百多隻貓,歷經虐打、虐養、車禍、捕獸夾或毒物等過去,在 照生會 細心照料下逐較康復並幸福地成長。

 

CADCH

照生會 貓狗119,二十四小時不休息從事救援,後續醫療、安置到送養一手包辦,是台灣動保團體中少見的一條龍救援形式,今年初,照生會成立了所謂的黑暗部門貓狗110,專辦虐養虐打虐殺案件,不排除遊走在法律邊緣方式去為動物討公道,負責人郭鈺被問到選擇染上一身黑救助貓狗的原因,搭著一旁的狗籠,露出深沉而嚴肅的微笑,娓娓道出過往。

 

「狗狗曾經陪伴我走出我的喪子之痛。」郭鈺說:在兒子因病去世後,他得了憂鬱症,當時撿回的小黑土狗,朝夕相處下,漸漸打開他封閉的內心。然而,一年後,被他視為女兒般疼愛的狗兒被外勞殺來吃,趕到現場只剩下牠的尾巴和頭。作為報復,郭鈺開始在林口巡,聽說有人吃狗或殺狗,立刻趕到現場,「我就要看,到底是誰殺了我女兒。」

 

起初,郭鈺對付虐狗人的方式是純粹的以暴制暴,他曾經拿燙紅的鐵條貫穿虐狗人的雙手,讓他再也無法毆打動物,或將他打倒在地,直到他求饒。他要虐待動物的人體會動物的感受,無辜、痛苦、害怕、羞辱……後來正式加入照生會,漸漸收斂,盡量藉法律解決問題,請動保處或警察處理。

 

郭鈺通常拯救的是面臨生死關頭的貓狗,一刻也不得猶豫。一次他在接獲通報,在五股有人要殺貓,他出動抵達現場,電話只說有人要殺貓,卻沒說準備殺貓的現場,對方是178公分,身上刺青,手上還握刀的人,「我不能害怕,我不能退縮,我只能盡一切手段。我要把生命帶回來。」所想到唯一的方式,就是武力鎮壓,確認對方無法動彈,他才能安全地帶走小生命。

 

大家都知道以暴制暴不對,但當有人拿著刀的當下,郭鈺反問,用勸說、感化的方式,能讓他立刻放下刀嗎?道理有用嗎?沒有親臨現場,他認為當然能說風涼話,親眼見到狗或貓頭破血頭嗚咽著、被一把抓起要丟入滾水中,甚至要鮮嫩的幼犬肉,直接剖開狗媽媽的肚子取出小狗往桌腳砸到眼球爆裂,還要先開導動手的人這樣違反道德倫理,牠們是同樣是生命不可傷害?

 

有人批評郭鈺會打人 和 打動物的人沒什麼兩樣,他的回應是,有這樣想法的人只看見片面,沒有親眼見識救援現場的緊急狀況。在照生會鶯歌總部,他邊介紹一隻隻狗貓背後的生命故事,邊和牠們說話,像對待人一樣,不時來回撫摸身旁的狗貓,或抱起來磨蹭親吻眼前的他 和 虐待動物的人是同類嗎?

以暴制暴救貓狗、照生會募款 組 暗黑部門http://www.lco.org.tw/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66

 

CADCH

網路流言的打擊,讓郭鈺在照生會剛成立 貓狗110 時,曾向 照生會貓狗119 創辦人同時也是執行長,被稱作虎哥的董冠富表示想離開照生會,虎哥卻告訴他,沒有任何一位警察因被人罵就不抓壞人,他也不需要因為流言就不去救狗,照生會十二年一路走來,也經歷不少流言蜚語。

虎哥談到以往被抹黑的事件,不禁拍桌無數次,原先靠著椅背說話,也不自覺直起身子,提高音量訴說過往。

 CADCH

傳言說虎哥以前是開計程車的,聽到一位貴婦客人說花好幾百萬餵養流浪動物,覺得有利可圖才創立協會,虎哥瞪圓眼說,他根本沒有駕照,哪有可能開計程車?以前救援還是騎摩托車救呢,但諸如此謠言一傳開,自然得到的是罵名。

 

照生會與愛心媽媽的爭執,也讓他下定決心不再幫助愛心媽媽,回想起當時因為貓狗119的新創,讓照生會獲得廣大善款,虎哥常聽說哪位愛心媽媽傾家蕩產照顧流浪狗,就答應幫愛心媽媽募款,募款仍是以貓狗119名義為主募款,因此募得的錢大多是給貓狗119救援所用,但虎哥仍硬是按比例百分之十或二十分給愛心媽媽,可是,卻被某些有心人土謠傳成照生會利用愛心媽媽名義募款得到一百萬,卻只給愛心媽媽十萬的言論便出現,虎哥覺得已經被抹黑到無從反駁,所以,才下定決心不再幫助愛心媽媽,而八年來是非謠言便不攻自破不再有任何的是非謠言了,但,最後受害者永遠是無辜的貓狗們。

 

照生會離職員工引發的事件也給虎哥莫大傷害,當時,11年前他找了三名高中同窗加入照生會,後來因不景氣必需縮編一人,那人就聯合其他兩位同窗,在要舉辦送養會的當天凌晨十二點,統一用簡訊通知虎哥要辭職,那救援、照顧,以及一早的送養活動不就代表全沒人做,而同時三人卻發佈已另成立一個新的動保協會,專救照生會不負責救的狗,例如:早年照生會不救收容所的狗,而三名高中同窗救援成功後卻要報案人及網友們一同批評照生會不救援狗狗,讓照生會再遭抹黑外,還對虎哥提起告訴及檢舉,總之,唯一目的就是要弄倒照生會,好接收照生會原有的捐款者捐款資源,所幸,虎哥全獲不起訴判決,三位同窗眼見無法令照生會捐款者離開協會,當然也得不到照生會捐款者資源,而不到三年就倒閉離開動保界了。

 

而另一件的是離職員工小卡事件,小卡利用虎哥前妻有躁鬱症病症,竟聯合虎哥前妻,指控虎哥他有家暴,而事實上媒體上所秀的驗傷單竟是虎哥前妻她自己躁鬱症發作時打孩子時,被社會局家暴中心拿去的驗傷單,雖事後,虎哥前妻事後有倒歉,官司也全獲不起訴判決,可是,傷害已造成,真相又有誰在乎。

 

另外控訴照生會帳目不清,而所謂的帳目不清就是離職員工小卡自己帳目不清遭到開除的原因,沒人想過,有人臉皮可以厚到自己離職後,卻反拿自己紀錄不清的帳目要求照生會解釋她的帳目不清一事,「你小卡就是帳目不清被我開除,你還要我怎麼交代清楚你小卡自己的帳目?」虎哥嚷嚷,手掌拍桌好幾下,直指不起訴判決書內文都有記載,同時,小卡自己卻也是另成立一個新的動保協會:http://www.lco.org.tw/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21

 

CADCH

CADCH

似乎,會爆料的離職員工都是如此,唯一目的就是要弄倒照生會,好接收照生會原有的捐款者捐款資源,反正,打著網友要的是爆料,管他真的假的,真相又有誰在乎,反之,13年來絕大多數的離職員工,卻都會再回到協會幫忙,由此可鑑,照生會真可稱之為是一個動保慈善的傳奇

以下為一位前北京副市長夫人兼首都爱护动物协会會長秦肖娜,將親眼所見寫成一篇報導,大家有興趣的可以看一看:http://www.lco.org.tw/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47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曾說「戰場上的人,身上怎麼能無彈孔?」阿虎直言,如果怕樹大招風,「那就收起來不用做了。」

 

CADCH

最後,這些事件都以莫須有落幕,但當時抹黑,仍舊對照生會造成傷害,也消磨虎哥對動保的熱情,他說他的熱情只能燃燒,無法再照亮了,不想再有其他作為,只想能維持住就好;只期待因有「 新血 」的加入,灌注新的熱情,而虎哥他則提供力量與資源就好,最讓虎哥難受的是,動保圈彼此互相抹黑詆毀,讓許多捐款人心涼。

 

「動保界就是很奇葩。」董冠富說:凡只要自稱動保人士,看見有虐殺等事件,在現場大罵批評,後經網路上發送,大家就認為那個人敢說話,得到一片好名聲。貓狗119沒有休息四處救援動物,而常有人為了救了一隻貓狗,只因等待救援時間過久便來電大罵照生會是騙子不來救動物,得到的是臭名。

動保生存困難,虎哥形容「就像植物人,只能呼吸而已。」然而大家生存的方式就是互相攻擊。虎哥期望動保的樣子,應該是各司其職,互相團結幫忙,如今大家卻是為活下去而活,為捐款而活,而且是透過互相攻擊的方式活下去。

 

動保界最流行指控哪個團體是蟑螂,虎哥雙手一攤, 365行有那一行沒有蟑螂?誰家又沒有蟑螂?原本,打擊蟑螂是對的行為,但是,如果整個動保界整天都在打擊蟑螂,虎哥他覺得這只是會讓許多捐款者無所適從而心冷卻步不願再捐款了,這對動保界,才是真正最大的傷害。

 

另外,他也不贊同動保人士為凸顯自己伸張正義,將虐殺動物案件鬧上法庭,因為,判決結果往往是無罪或是罰金太低定讞,反而鼓勵原先不敢虐待的有心人士虐待動物,因為處罰不過是小錢甚至沒有。他寧可用黑暗部門,拿法條嚇唬虐狗人,也不願抓去判決,助長更多人虐待動物。

 

董冠富說:「動物永遠是單純的,但動物加了人,再加了錢,那就變複雜。」

 

郭鈺,在生命面前得先跟法律和暴力作戰,不得不動用武力拯救生命的結果是惡名昭彰,虎哥在為動物做事之前,得先讓照生會活得下去,那還會有時間去在乎謠言及鍵盤戰,動保界的大家旁觀多於親臨、作秀多於做事的文化,動搖許多愛心人士的善意,造成的傷害則在動保團體身上看得到,但,最後吃苦的,仍是這一群單純的毛孩子。

 

虎哥,看破動保圈的生存模式,董冠富心思全灌注在能活過這一年,他相信一年又一年撐下去,照生會未來必定能有更多作為,然而,郭鈺在六月底將貓狗110總部轉移至南投埔里,虎哥他表示,南投是對動物最不友善的地區,未來的願景是將貓狗110收留的狗訓練成為陪伴犬,藉此改善當地民眾對流浪動物的觀感。

 

貓狗119開著亮著警示燈的綠色救援車,跑遍北中南部,車子多為中古車,修繕費用、油錢每個月都共耗費數十萬,是照生會其中一項龐大經費支出。

 

然而,協會負責內勤的員工,每天一早踏入照生會總部便開始清理貓砂、換水、餵食,清掃完已是中午,用餐完畢,再替貓咪換砂、換水,掃拖地,結束時已日落。

阿虎常說:「照顧生命協會是老天爺要我創的!」:http://www.lco.org.tw/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40

 

流浪貓狗需要哪種人?不是靠一張嘴,「虎哥是很陽剛、不會講故事的,而是肯做的人,要24小時專職人員才能給流浪貓狗保障。」:http://www.lco.org.tw/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41

 

 

報案人 向 貓狗119 報案 → 貓狗119 免費 受理 不收費 救援 ( 報案人需在現場等侯 ) → 貓狗119 前往捕捉救援貓狗 → 貓狗119 免費不收費 送至 報案人指定動物醫院 → 貓狗119 正式將救援到貓狗後續移交給報案人,貓狗119 結案返回協會。( 如報案人,無法負擔救援到貓狗後續,可向本協會申請專案處理  )

 

但,報案人,可能不知,貓狗119 從 救一隻貓狗的費用,協會光是油單負擔就要12萬元 以及 救援所用工具的耗材費用,這還 含 車輛保養維修費、稅金、救援人事費用

 

請 大家 別忘了,每個月協會還要負擔照料 750 隻貓狗 的 20萬元飼料費用 和 15萬元醫療費用,這還不含 專案救援的醫療費用、狗場照料人事費、狗場維護費、場地租金,這全都是龐大的支出....

 

從 94年起 貓狗119 救援 到 醫療 到 安置收容 完全是不收費的,直到 99年10月份,咱們貓狗119撐不住了....,照生會才不得已對外宣佈已無法再幫 報案人 負擔後續的醫療費。

照生會現只能努力的撐住 並 繼續提供 報案人 免費貓狗救援服務。

照生會,剛收到 一位新聞系 的 見習生 來 照生會採訪後的心得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