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生公告:一个动保慈善的传奇——台湾照顾生命协会

399 次閱讀

阿虎有时也会谦虚,说自己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地位,这也许是事实,他们的一些思路和作法也许不能完全被我们认可,但是他们的事业和对社会的贡献,让我们这些号称“文化人”的自叹不及!



首都爱护动物协会 秦肖娜 ( 北京 )

颐和园 的 台湾来客__ “人间有大爱、 猫狗有照生

知道台湾照顾生命协会的名字是在2011年3月。当时与我们首都爱护动物协会合作为流浪猫绝育的一个团队的负责人来电话说,他们去台湾旅游,见到在街头募捐的这个协会,交谈之中觉得这个协会的理念很好,就建立了联系。台湾的这个协会也很想了解北京的同行,他们现在北京,问协会能否接待?

我们协会那时已经在与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合作了几年,正在市属十一大公园实施流浪猫的TNR(诱捕-绝育-放归)项目。这个项目能在市属公园实行,非常不易。因为在过去,北京市不允许流浪猫存在,一遇重大活动或节日政府部门就要全市抓捕流浪猫狗。其中的原因非常荒谬。

自2004年起,我们为政府改变这个思路做了大量工作,如:对北京市的流浪猫做调研,递交了《北京市流浪猫生存状况调查报告》、与北京市卫生局研讨流浪猫的存在为北京市生物抑制鼠患发挥的重要作用,建议以保护流浪猫代替大量使用毒鼠药,减少北京市的污染等等。2007年,协会的理念得到公园管理中心的认同,允许我们的会员或协会认可的流浪猫保护志愿者免费进入公园,支持实施TNR项目。这样,流浪猫在北京生存的合法性就开始得到政府认可。

市属十一大公园都是具有国家级文物价值的园林,颐和园是其中之一,当时他们的TNR做的不错。

台湾的同行来北京,可以看看我们这个项目,同时也可以游览这个世界著名的皇家园林。恰逢我当时与先生正在在颐和园藻鉴堂小住,于是就选了颐和园。

颐和园的领导非常重视,在招待客人园内用车、游览路线、品茶、素餐、解说人员等等都做了准备。还派了一位副园长陪同。

公园方和我们协会的人陪同。当天游览了全园主要景点,看了流浪猫群护点。公园方有点紧张,生怕他们做的不合我的要求,怕我在客人面前批评他们,其实那时他们做的不错。

那天来到颐和园的是以 照生协会 执行长 董冠富 ( 阿虎 ) 为首的三位客人,初次见面,觉得这是一位不大起眼的年轻人,身材不高,胖胖的,眉宇和话语间有点草莽气。还有陈其礼和李镇雄两位,年龄稍大一些。谈话间只知道他们想在沈阳开展合作项目,在北京只是停留。

合影留念时,董冠富说,让我叫他“阿虎”就可以了,认我做乾妈。我当时就答应了,因为他们在整个过程中的认真和诚挚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CADCH

那次大多数时间都在听公园方介绍,没有时间深谈,所以对照生协会没有太多了解,第二天他们去了沈阳,也就再没有再见面。

我因为曾多次在其它公园和宾馆这样接待过来自美国、英国、香港和国内地的动物保护团体和人士,大都是我“剃头挑子一头热”,完事后就“拜拜”了,不仅仅觉得是理所当然,有的还觉得把我吃的不够而有怨言。

我以为这次也是这样,并没有对这个台湾的乾儿子放在心上,也绝没有想到那年站在颐和园昆明湖湖边的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一直到了四年后,2015年10月7日中午,从北京飞抵桃园机场,踏上了台湾的土地,近距离地接触了阿虎和他的一班人马,才了解了他们的奉献与牺牲,了解了他们的快乐与痛苦,了解了台湾的动物保护现状,了解了台湾普通人的生活方式,才真正了解了台湾照顾生命协会。才知道是他们这样的一群台湾普普通通的人居然创造了动物保护事业的传奇

CADCH

就是这个阿虎,在2005年创办了《台湾照顾生命协会》,奋力喊出了“人间有大爱 猫狗有照生”的口号,改变了动物保护事业的传统思路和做法,在短短的时间里,不仅仅在台湾开辟了新的天地,有的项目在世界上也是前所未有。

让人赞叹,当然,也会招来嫉恨



24小时全天候猫狗119 民间动物保护组织创造的奇迹



从台湾 的 台北、新北、台中到台南再 到 屏東潮州,在高速公路和各地的乡间小路上,不时会看到一种绿色车身,闪着蓝色顶灯的救援车疾驰而过,车身上的红色标志格外醒目:“ 猫狗119 ”!

车上的工作人员的制服也与警服类似,个个英姿飒爽。这就是台湾照生会的特勤部的特勤人员。他们24小时接警,行使救助动物相关的权力。

CADCH

在2005年,协会刚刚创办不久,在 创办人董冠富(阿虎)立法委员薛凌台北市议员陈建铭 三人的推动下,促使政府部门立法通过,立案,授权台湾照生会创办猫狗救助特查部以及特种车辆,动物救援享受与人同样的救援待遇。这在台湾是首创,在亚洲是首创,在全世界也是民间组织的唯一!

这个首创不仅仅使民间动物保护从乡野走上庙堂,也促使政府的动物福利政策向前迈了一大步。

如今,照生协会的动物义务救援机制覆盖了全台湾。翻开照生会猫狗119特勤部的“全台猫狗救援日誌”,每天的救援记录密密麻麻,一个又一个救援故事不仅仅是一个又一个动物悲惨的痛苦经历,也是每天24小时工作、全年无休的特查部工作人员一个又一个付出的艰辛。而他们从没有接受过让政府经费。他们不仅仅被台湾民众赞扬,连政府机构都不时需要依靠他们。

CADCH

10月16日下午,我们随阿虎一行应约来到 苗栗县动物防疫所。在门口看到一个大型流浪犬不时地和进门的人打招呼。

苗栗县是个农业县,还是欠债县,县财政全靠中央支持,但他们还是想把救助流浪动物的事做好一些。

所长 张俊义 是位谦和热情的中年人,他今天请照生协会来是想请协会《猫狗119》帮助,共同开辟苗栗县的24小时动物救援,而政府因为缺乏人力与资金,现在只能在工作时间接警,希望协会能承担其它时间的接警。

协会一位高大帅气的猫狗119人員已经先於我们到达。他就具体的救援事项提出自己的建议。张所长则介绍了目前全县养犬的情况,表示可以给予一点点补贴。协会领导董冠富完全是一副慷慨仗义的姿态,说只要是为了动物福利,什么条件都好说。

张所长非常谦卑,说再向县里申请,一再表示感谢。他们也在和照生协会合作,响应在全台湾推行的“以领养代替安乐死”的政策。我们刚刚在门口看到的一个大型犬就是所里收容的,据说正在等待领养它的新主人。



我在旁观察他们谈话,心里暗暗诧异,这完全不像我原来想象的民间组织与政府官员谈事时的情景.阿虎那种用大大咧咧的与张所长谈判,让我很不习惯。这就是台湾政府与民众的关系?

可能也就是有了这样的政府就有了这样的民众,有了这样的民众也就有了这样的政府。有这样的民众与政府才有台湾《猫狗119》。与其说《猫狗119》是台湾照生协会创造的民间组织的奇迹,不如说是台湾社会进步与文明的象征。

10月12日我们从新北的莺歌镇去台南的路上,在清水加油站稍作休息。看见这个加油站不仅仅有可以与机场候机楼一样的商场和各种设施,还有特别用粉红色标示的温馨的“亲子卫生间”,居然还有为携带宠物的客人专设的“宠物洗足区”和餐厅!这样的人文关怀是我这样在各种阶级斗争中成长的人无法想象的。

台湾各地的照生会流浪动物温馨家园

全世界做动物福利工作的人都知道,收容动物是责任最重,也是最难做的事。因为你面对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陷于危难、最无助的生命。他们大都是经受过人类的虐待,被救下来后,多有伤病和心理创伤,需要送医,需要照顾,需要食粮,需要场地。而最折磨心灵的是,这些生灵的每一声哀叫,每一个求救的眼神都在咬噬着你的心,拷问着你作为人类的良知。

在2003年,我们协会的动物避难基地因为遭人举报被公安局查抄后,我们重新调整了协会的工作定位,就没有再开办新的动物收容基地。

而照生协会,自2010年成立了第一所收容圜區后,如今的动物收容竟覆盖了新北、台中、台南,他们的示范圜區执行的动物福利标准可以成为流浪动物收容的典范。

今年,他们一次就接收了150个从繁殖场救助的玛尔基斯犬,负担之重,责任之大难以想象。

CADCH

10月9日,冒着细雨,我们拜访了新北市照生协会在三峡的收养园区。协会的总干事洪美兰(兰媽媽)冒着雨来给我们开门,后面还跟着三、四个大狗迎上来又闻又抓地表示着它们的热情。还有一位狗先生则爬上犬舍的房梁上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我们。洪总说,今天下雨,没有放其他的狗狗出来,否则院子里会有更多的欢迎者。

园区的院子很宽敞,院子里的大花盆里的木瓜树果实累累,院外是一条不太深的小河,河水清澈,岸边的草木郁郁葱葱,很安静。

洪总是个瘦瘦的中年女士,非常干练,她边带我们看她的狗狗,边介绍情况,回答我们的问题,还不时地要布置工作。平时也是一个人要干几个人的工作。她不仅车开得好,干起力气活也不输给男士。基地在她的指挥和亲力亲为之下,干干净净,井井有条。基地分了两个区域,一个是喂素食犬粮的“全爱素食安亲班”,其余大部分还是喂普通犬粮。分成几间的大房子很宽敞,通风也好,狗狗们都很平和,看样子日子过得不错。

这里共收容了四十多个大型犬,其中有三十几个献血犬。对于献血犬,我是特别关注的,特地问了许多问题。因为在动物福利中,流浪动物献血是科学含量很高,也是个很敏感的问题。我看见院外停着有医学标志的《猫狗捐血中心》的车,刚才几个下着雨还可以自由活动的狗狗就是享受特殊待遇的捐血犬。

新北市 猫狗捐血中心,成立于2011年,如今有选拔出来的大型献血犬三十几个.

对于我的各种疑问和担忧,. 阿虎 和 洪总 做了耐心的解答。

新北市协会还有为猫狗绝育的手术车<猫狗巡回结紮车>.这是歌手费玉清捐助的为流浪动物做绝育的手术车,车里手术设备俱全,费玉清亲自做的“以结紮代替捕杀“的宣传词在反复播放,情歌王子的具有穿透力的声音格外有说服力。

新北市照生会是业务比较全面的分会。.

10月12日,我们来到台南,照生协会有两所收养园区设在台南,一个是 “ 全爱素食园区 ” 另一个是 “ 月华护生园区 ”。两个园区相距不远,都坐落在林木葱茏的乡间。规模要比新北市的大一些。园区整洁宽敞。素食园区的狗狗全部喂食素犬粮。在园内,健康的狗狗可以自由活动。让肉食动物改吃素是件不容易的事,但他们在大力推行。

这两处园区的负责人都是协会总幹事李爱華女士,这也是照生协会的相當能干的女士之一。外表彬彬有礼柔柔弱弱,干起活来不亚于男士。她不仅仅是管理,自己还要干活,这两个圜區还要她自己捐款。

一进入护生园区,一个黄白色的狗狗一下子蹿到阿虎的怀里,不同一般的亲热。阿虎说这是他的女儿。另一个狗狗则小心翼翼地摸索着靠近我们,这是一个被虐双眼失明的狗狗。虽然可以自由活动,还是怯生生的,一只胖胖的猪在单独的笼子里哼哼着,看样子对现在的日子还满意,也不用担心被拉出去屠宰了。两处共收容了五十左右的流浪动物。

在照生会的每一处分会都有这样的动物收容地,大都有充足的活动场地

从2010年在台南创办第一所示范性护生园区以来,短短几年,照生协会在台湾各地救助的动物超过一万以上,现在收容的猫狗和其他动物也有七、八百之多,他们完全没有政府的资助,全部资金都依靠社会捐助。对此,阿虎说,只要我们坚持做到最好,公开透明让大家检验,社会就会信任我们,就愿意捐助我们。所以我们不可以松懈。

与个人收养者合作 提升动物福利

照生会除了自己收容动物之外,还与个人救助收养者合作,提升动物福利。

Amy是台南白河区的动物救助者,一位漂亮优雅的中年女士。一鞠至腰的鞠躬礼让我们对她肃然起敬。

她自己开办着两处救助园区,自己家里还收养着猫狗。白河这间临街的房子和小院是租来的。园区虽然小,但收拾得整洁,还有一些雅致的小装饰、小摆设,小小园区充满温馨。房外的小小花园种满各种植物,Amy说这也是去世动物的墓地,但一点没有忧伤的气息。绿植棚下的小小茶座讓我们對Amy的文化情趣一目了然。

她收养的动物也是与众不同,干干净净自不在话下,猫舍里的设置也很合理.猫窝设在不同层次,充分利用了空间也符合猫的习性。屋顶的猫窝里,一个猫对我们探头探脑,另两个猫先生则在屋顶的木板通道上来回巡视着,居高临下,一副不可一世的霸气。

今年照生协会一次性救助的180个小玛尔基斯犬有几个就寄放在这里。

Amy一边忙碌着,一边和我们交谈,她每天要跑三处,只请一个帮工,还要因为一些事物要和当地的各种人士打交道协调。最让她难过的是,因为做得好,有人捐助,就会经常遭受到各种莫名其妙的谣言的攻擊。她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争辩,也不会去反攻造谣泼污水的人。她说面对这些恶意,她有时真想不再做救助的事,但还是不忍看到有动物受苦,还是坚持着。

言谈中,她很感谢照生协会有时会给予帮助和支持,也愿意加入协会。但阿虎说,还是现在这样互相支持更好。

感动社会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支持动物保护

10月18日中午,在台北北平金厨素菜馆,台湾著名艺人陈芳语和她的父母请阿虎和我们品尝台湾的素菜.

陈芳语大概只有24、5岁的年纪,虽然已经是当红的艺人了,却一点也没有艺人的架子,谦和有礼,保持着孩子般的纯真.眼神洁净如水,对人诚挚热情。她是吃全素的,在台湾,吃素的人很多。

这家的素菜做的精致,在台北颇有名气,能在这里订到位子很不容易。不管是谁来吃饭, 餐馆只给一个半小时的就餐时间,到了时间,服务员就会过来,彬彬有礼地轻声说:”请问需要打包吗?”.这时客人就知道应该离开了.



席间,陈小姐和她的父母对照生会的工作赞不绝口,陈小姐的老父亲对阿虎一口一个"虎哥"地叫着,看的出他对阿虎的尊重.他们一直在支持着协会.捐款,还帮助宣传.

像陈芳语一家这样支持照生会的还有许多艺人,如台湾常青歌手费玉清,是照生会的最坚强的支持者,除了长年捐款以外,还捐助了绝育手术车.名模隋棠捐助的<猫狗119>救助车,等等一批演艺界和传播业的艺人以各种方式支持着照生会的事业,也展示着他们对社会的责任心和慈善之心.

同时,长期给予照生会支持的还有不少企业业主.如马辣火锅捐助的<猫狗119>救助车,台北市的全素超市“爱维根”超市与照生会合作推行全素食猫狗粮食等等。

连连锁的宠物店<蓝世界宠物世界>都为照生会留出免费的流浪动物领养区,大力推行"以领养代替买卖"的行动。

在台北西门町,游人熙熙攘攘,照生会的街头募捐摊格外引人注目。白发苍苍的协会法务部负责人曾先生的苍凉的募捐词感人泪下,让路人不由得停下脚步,关注协会救助的这些遭人残虐的动物。------。

年来,照生会以自己的行动感动了社会,取得了社会公众的信任,感召了社会各阶层这么多的人帮助动物,也折射出台湾社会公众整体的良好素质。

和新北市政府良好的互动与合作

CADCH

10月15日,我们随阿虎一行来到新北市动物保护防疫处,想了解一下政府部门对动物保护的态度与政策。因为我们知道在许多地区和国家,政府和民间组织在动物保护的理念和做法上会存在比较大的差异。最为常见的是关于流浪动物的“安乐死”的问题。据我所知,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政府的收容所都会定时地做“安乐死”,有的占收容动物的比例相当大。这也是引起民间组织对政府不满的主要原因。

比如在新加坡,70%至80%以上的收容动物都会被“安乐“,只留少数纯种或特殊动物供社会领养。

台湾政府在动物保护方面走在了亚洲前面。如在1999年制定了禁止吃狗的法律等等,得到了世界的尊重。

新北市动物保护防疫处隶属于新北市农业局。主管动物免疫、管理、收容等等工作。

处长陈渊泉恰好正在接待媒体的采访。我看了他们的采访内容是新北市动物保护防疫处把流浪犬加以训练成为“伴读犬”,陪伴一年级新入学的小学生进入课堂,以安抚小朋友“放松紧张害怕的情绪”,“开心由狗狗陪伴共度校园好时光”,让学童“从流浪犬身上认识流浪犬议题”、“引导小朋友与狗狗相处模式,更深入认识动物,以达到生命教育目的”。伴读犬在课堂还有“专属座位”。

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我们民间组织为了推进“生命关怀教育”的教材进课堂都是困难重重,很难实现,更别说让动物进课堂了!

陈处长是个身材超过180的高高大大的中年人,眼神中透着真诚,话语中满是谦和、善意,没有一句官腔,也没有一句官场遮遮掩掩的话。在交谈间,他的动物福利理念与常识让我刮目相看,我原以为政府官员做涉及动物保护只是出于职责应付差事而已。

他们正在和照生会一起推行“以领养代替‘安乐’”的活动,他们的收容所早已实现了“零‘安乐死’”。我突然提出能否去他们的收容所去看看,没有抱太大希望,因为这在计划之外,我们的政府部门一定会婉言拒绝,再说也马上到下班的时间了。没想到他竟一口就答应了。

驱车来到收容所,人家已经下班了。陈处长和一位女带着我们一个一个区域参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公开放在外面的公示收容犬的数量的牌子,分成年公犬、成年母犬、幼犬、未达8日龄乳犬、还有猫,一目了然。认养平台叫“毛宝贝幸福转运站”,上面温馨的卡通画和色彩拉近了来领养流浪动物的民众与政府的距离。在领养中心的“宠物互动区”,领养人还可以在这里观察动物的表现、健康、性情等等具体情况。

收容所每周五天向民众开放,所有的动物园区都是开放的。我们看到不同犬舍外面分别挂着“天有不测风云,狗有旦夕祸福,发现狗狗状况异常请立刻通知工作人员”、“母幼犬哺乳中,为维乳犬健康,暂不开放参观,如有需要请洽工作人员”、“新进犬只隔离中暂停带出互动”等等告知标志。公开透明的工作机制赢得了民间的支持。

我们还在媒体上看到高雄市动物保护防疫处已经成立了犬猫救援队,有队员12人24小时值班接警救助受困猫狗。

处长徐荣彬表示,队员都受过专业训练,原则上不动用麻醉枪的方式救援。对于伤病犬猫会立即送往六家合约医院,以确保犬猫得到良好照顾。

加上前面我们去的苗栗县动物防疫所,台湾的政府真是不一般!而阿虎则说各地,政府加大救助和领养力度是因为台湾将于2017年立法禁止"安乐死",所以他们现在尽量提前做工作。

正因为政府和民间组织之间对动物福利的认知越来越接近,形成了合力,才使得台湾在动物保护事业走在了亚洲最前列,提升了台湾的整体形象。

关注动物最终是关注人

我经常会碰到有一些带着不友善的口吻的质问:“你们为什么不去救助人?”你会发现,这样质问的人往往是那种既不做人的慈善又反对动物慈善的人。其实,做人的慈善和做动物慈善的人的心都是同样的。抛出这样质问的人等于是去质问帮助老人的志愿者为什么不去帮助残疾人?这样的质问本身就是残忍。

因为慈善就是把人类善良的本性挖掘出来,化为怜悯的雨露,施惠于众生。

照生会确实在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给我们做出了榜样。在各地的老人院、残障人的救助场所经常会得到照生会的探望和捐助的物资。

这就是照生人道关怀分会。这是照生会的又一个首创。

阿虎说,照生会就是要做别人做不到和不敢做的事,这是挑战,挑战自己。

把欢乐展示给大家 把眼泪留给自己

照生会的人有时会开玩笑地说,我们是“光棍儿”会。的确,以阿虎和陈总为首,我们接触的几位协会的成员都是单身。其中各有原因。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只要在照生会工作,就会在执行长阿虎的带领下全身心地投入,一个人当成好几个人用,要去当特勤救助,要自己当司机开车,要去照顾猫狗,要去募捐------,既要动脑也要干体力活。每天的工作时间有多久谁也不敢保证。这样的工作状态不影响家庭生活才怪呢!但是,这个事业是自己选择的,他们为了拯救生命,向世界传播善良与爱,无怨无悔。

他们向弱者伸出援手,让被他们帮助的动物与人知道这世界还有阳光和雨露,不至对人类失望,向世人展示勇气和正义,让世界了解台湾还有这样一群草根的民众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事,在为台湾增加光彩!而在光彩背后他们付出的辛酸、苦涩、眼泪无人知晓。

阿虎常说:“我们把欢乐展示给大家,把眼泪留给自己。”

自照生会创办以来,攻击、谣言、质疑就伴随着照生会成长。有对协会的,有对阿虎个人的。有来自社会的,也有来自“同行”的。

一般人会退缩,但阿虎说,攻击越多,说明我们做得越好。

2015年10月27日,台湾高等法院对阿虎的宣判无罪说明台湾司法公正尚有。台湾社会公义尚存。

这起由于照生会抢救了非法养殖户养殖的陷于生命危险之中的50多个犬后,非法养殖户反告阿虎抢劫的官司终于落下帷幕。

这个官司的戏剧性过程让公众见识了阿虎的勇气、智慧和担当。他一个人把所有责任都承担下来,也没有请律师辩护,整个审判过程阿虎都是满满的正义与善良,正气凛然,有理、有据、有节。胜诉虽然出乎意料之外,也是必然。

这只是针对照生会的负面攻击的一次。照生会和阿虎就这样成长起来,把委屈的眼泪吞下,把欢乐和光明洒向社会,成为台湾社会慈善事业中不可小看的力量。

阿虎有时也会谦虚,说自己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地位,这也许是事实。他们的一些思路和作法也许不能完全被我们认可。但是他们的事业和对社会的贡献,让我们这些号称“文化人”的自叹不及!

动物保护在全世界都是最为艰难的事,让我们两岸为动物发言的动物保护者知难而进,共同努力,为提升中国人博爱、和平、包容的正面形象,创建更为和谐的生存环境无私奋斗!



2015年11月23日 昆明

首 都 爱 护 动 物 协 会

CAPITAL ANIMAL WELFARE ASSOCIATION

一个动保慈善的传奇——台湾照顾生命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