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生新聞:民報【被遺忘的動物家人2】動物救援革命家~阿虎

5959 次閱讀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曾說「戰場上的人,身上怎麼能無彈孔?」阿虎直言,如果怕樹大招風,「那就收起來不用做了。」



實習記者魏翊庭/台北報導 2014-08-12 00:03

我是很陽剛、不會講故事的,但流浪貓狗需要哪種人?不是靠一張嘴,而是肯做的人,要24小時專職人員才能給流浪貓狗保障。」

人稱阿虎的「台灣照顧生命協會」(照生會)創辦人董冠富,拉大了嗓門說著。

像是帶著一股家人被欺負、被遺忘的忿恨:「假如是你,你會怎麼做?你會去做嗎?」阿虎講得大聲是有道理的。也確實,一連串直接關係到照生會收養的700隻狗,和正在街頭流浪動物的問題,還真的刀刀見血,讓人語塞。

這就是阿虎的處境,孤軍奮鬥、長期抗戰,早已培養出他強韌的性格,進而讓他所做的事,一件一件都成了救援動物的創舉之作。

CADCH

峰迴路轉的人生選擇

11年前,阿虎才29來歲,一個年輕的保全小伙子,志氣卻大到以救援全台貓狗為己任!阿虎當年在奇摩家族成立「阿虎家族急難救助會」,白天和另外2位夥伴帶著「傢伙」,跨上摩托車,出門救網友在奇摩家族裡請求支援的流浪貓狗,只要機車到得了的地方,他們都願意救。與流浪狗一陣拼搏後,一個騎車,一個抱狗,滿身傷痕,把狗救回自己的公寓住處。

白天的疲累並沒有隨著日落而結束,此刻的阿虎才正要開始他的「正職」,他就在自家樓下擔任保全大夜班工作,又是另一個幾乎沒有時間睡眠的日子。過了半年,身體逐漸不堪負荷,阿虎拍拍自己的肚子回憶、自嘲:身材就是這樣才「走鐘」的啦!

心一橫辭掉保全 往救援貓狗的不歸路走去

CADCH

「當時只有兩條路可選,一是放棄全部的貓狗救援,回到『正軌』生活,」阿虎說:「但這樣我很不甘心啊!不然,就是辭掉工作,全心全力救治貓狗……」但因為堅持不收費救援,假如沒有穩定收入,該如何養活家人和「阿虎家族」都是急迫的問題。

「拚了吧」,阿虎說那時心裡就唯一這個念頭,於是心一橫,辭去了保全工作,把奇摩家族改創立成「社團法人台灣照顧生命協會」,彷彿訂了一張看不到終點的車票,就這麼坐上車了。

戰場上的人,身上怎麼能無彈孔?

11年了,路途始終搖搖晃晃,阿虎為這趟旅程所感下了一個結論:「台灣是動保沙漠」,而他要為這個沙漠,當一盞明燈,以彌補警察、消防隊、清潔隊,還有其他動保協會所不能提供的服務,成立一個24小時全年無休的救援組織,並且專職、專車,讓貓狗有穩定的保障。

從自己養的1隻到整個照生會收留700多隻狗,阿虎的心理素質可說是歷經千錘百鍊。雖說只有高中學歷,但他卻是個懂得計畫的CEO,詳觀情勢、建立制度,讓照生會成為可以維持的「有機體」。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曾說「戰場上的人,身上怎麼能無彈孔?」面對外界的負評,阿虎把它當成座右銘來砥礪自己,使他不畏負評,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阿虎直言,如果怕樹大招風,「那就收起來不用做了。」

對他來說,真正迫切的要事,是700隻時間一到就得吃飯的狗狗,以及在外可能遭到危險的流浪動物。為此,他只能承擔,不能放下。他認為,最重要的是讓「照生會」可以維持下去,成為街頭貓狗永遠的避風港,「只要無愧於心、可以達成目的,那就該做。」

直白、粗獷、鐵漢柔情

「照生會」創立至今,堅持救援不收費,但有這樣的大決心,阿虎卻鮮少用媒體宣傳,他認為「默默做自己」就好。「我寫不出溫馨動人的故事,但我願意做,而做的是貓狗所需要的。」這就是陽剛味十足的阿虎,也因此讓「照生會」有別於其他動保團體走的溫馨路線。

直白、粗獷、鐵漢柔情,「照生會」就和阿虎一樣,充滿了令人印象深刻,截然不同的鮮明印記。

這間締造全台灣多種首創紀錄的照生會,專車、專員、給薪,救援工作詳細分工,24小時全年無休,風雨無阻……。儘管創下這麼多紀錄,但訪談過程中,阿虎對照生會受限於募款少而成長速度緩慢,甚至是停滯,也流露了些許黯然:

「你可能不相信,但全世界最希望照生會收起來的就是我……」他說,假如誰可以接手,我就放給他做了

CADCH

到底,流浪動物問題,需要多久才可以停站下車呢?

「差不多了吧?還要問甚麼嗎?」阿虎邊問我們,邊起身要走了。「現在要趕去屏東了,還要去那兒看一個狗場的點,」阿虎說著的同時,我們驚訝道:颱風要來了耶!阿虎迅速回說:「阿不然咧!?」

夕陽透過窗櫺,就打在他離去的背影和協會裡的流浪狗身上。這畫面,讓人甚有感觸:到底,流浪動物問題,需要多久才可以停站下車呢?在清一色溫馨,只有我獨直白的景色中,阿虎繼續捏著手上9年已黃斑點點的車票,才正要上路呢。

CADCH

實習記者唐心屏/台北報導  2014-08-12 00:04

「人間有慈濟,動物有照生會」,在鶯歌工業區不顯眼的暗處,有這樣的期待正醞釀著。「台灣照顧生命協會」(簡稱照生會)的救援中心外牆印著大大的「貓狗119」,遠遠就聽見狗叫聲此起彼落,伴隨不可避免的撲鼻騷味,卻是流浪貓狗的溫馨歸宿。從騎摩托車陽春版的救狗行動開始,到八台救援車全台跑透透的免費貓狗救援組織,照生會幾坪大的辦公室內,是許多故事和緣份的開始。

送養也沒人要的失明貓咪 在這裡發出滿足的呼嚕聲

CADCH

一個個怵目驚心的捕獸夾被高掛在門口,作為每一隻差點斷魂足下的貓狗存活下來的證明。一進門就得到一陣又舔又抱的熱情歡迎,很難想像這些貓狗都曾是傷重虛弱甚至奄奄一息的流浪動物,在妥善照顧後,成了員工腳邊的「跟屁蟲」跑上跑下;而尚未康復或行動不便的狗兒就靜靜的坐在一樓,眼裡還看得見傷痛帶來的畏縮和不安。

二樓走廊上整排的籠子,裡頭的貓咪反常地愛撒嬌,用弓起的身體磨蹭籠子只為乞求一點關愛,「我很乖,快帶我回家!」一隻失去雙眼的貓咪發出滿足的呼嚕聲(上圖),「牠已經離不開這裡了,送養也沒有人要。」只能慶幸牠聽不懂員工口中的殘酷事實,繼續擁有在小籠子裡的小確幸。

真實呈現救援流浪動物實境 不假託溫馨「誘騙」認養人

不同於其他動保團體多以溫馨明亮的風格作為周邊產品和宣傳的基調,照生會不刻意美化動物的照片,同樣是貓狗沙龍照製成的精美桌曆,照生會用失去雙眼或者有殘疾的狗狗擔綱拍攝,網站和月刊上登載的救援過程,也都真實呈現貓狗受傷的部位和醫治細節,用寫實直白的文筆描繪,並在文後附上募款資訊。

引領照生會實際運作的的執行長阿虎說,他的學歷不高,所以文筆不好不知道怎麼寫故事,「但我知道怎麼做事。」這樣的風格不是為了營造苦情的氛圍博取同情,「因為這才是牠們真正的樣子」

看到斷腿母貓眼睛裡的哀求 這才是真實……

救援小組的阿德分享豐富的救援經驗,「我救過斷腿的母貓,看牠拖著身子爬到一窩小貓前堵著,怕小貓跑出來被車撞到。」阿德說到有點動容:「這種照片平常是看不到的,但你看得到母貓的眼睛裡的哀求,這才是真實。」就是這樣讓人不忍直視的當下,讓他們選擇付諸行動為流浪貓狗賣命。

照生會「拒絕」接受政府的補助款,事實上,政府在流浪動物救援這一塊,根本也沒編甚麼補助經費。因此收容所裡700多隻貓狗的生存所需全靠外界善款的幫助。街頭募款所得是其中一個重要的金源,在台北的西門町或東區固定地點,常見他們以身體有殘疾的貓狗在人群中圍成小空地,定點發送募款傳單或拿大聲公說明理念,希望來往的人潮駐足。

上街勸募被批評 協會:學著調適 不然貓狗花費從哪來?

網路上有網友發文,質疑照生會讓瞎了眼睛或行動不便的貓狗在大太陽下賺錢,無疑是虐待動物。阿虎直喊冤,「對狗來說,這就像出去玩!不能去透風牠們才難受。」他強調,用狗的視角思考才能全面照顧到動物的真正需求,阿虎舉救援中心裡被關在特別小的籠子的狗為例,並不是外界所想的受到虐待,而是小籠子可以限制行動,幫助傷口早日復原。只是每每遇到民眾在街頭當場指責,「難免受挫,」協會裡負責街頭募款的謝祖兒主任說,「但也只能自己調適心情。貓狗每天都要花費,這些錢哪裡來?」

貓狗119的戰士們 24小時全年無休

除了首創專用救援車、捐血車以及24小時的免費救援服務,照生會與其他動保團體不同之處在於捨棄志工制,取而代之的是給薪的員工,提供「專人、專職、專車」的方式,讓動物救援專業化,不因為其他個人私事排擠救援任務的時間,保持動保工作的效率和責任。

阿虎說,用制度化換來的是更好的救援品質,「但我們也不要有英雄情結的人,一旦你開始自覺自己在做了不起的事情,就會想要有特權。」就像軍警領薪水為人民服務,這些無名英雄領著一個月新台幣25K到30K的薪水,24小時守候貓狗的任何需求。

應徵水電工 「順便」掃狗籠、餵狗、救狗

阿德(下圖。他的右手甫因救狗時被咬,傷口深達數公分)談起當初偶然看見報紙廣告,到照生會應徵水電維修人員,「來了之後才知道他們要我『順便』包辦掃狗籠、餵狗、救狗」,令他哭笑不得。從冷氣學徒到貓狗119的救援小組,雖然全年無休辛苦奔波是一般人難以負荷的,但阿德對貓狗救援的使命感有增無減,「因為我的觀念裡,不只有人是生命,動物也都是平等的生命。只要我救一隻算一隻,救回來之後,剩下的交給他們處理。」從接電話展開救援開始,一直到後送醫療、安置……,每一個環節由誰負責,清清楚楚。確實,這個組織始自於熱情,但因制度而奠基與壯大。

最洩氣的事 被批「救人都來不及了,還有時間救狗?」

為了維持照生會的運作,他們必須面對外界對帳目不清「歛財」的指控,「救人都來不及了,還有時間救狗?」這樣的質問更是家常便飯,卻也最令人洩氣心寒。照生會曾要求媒體撤下不實的報導,也採取法律途徑破除謠言,但阿虎說,「嘴巴長在別人身上,有時候我們也很兩難。」想要兩全齊美是不可能的,有時候到山上救狗,手機因此沒有訊號接不到平地的救援電話,「山上的狗媽很感激,但打不通的民眾馬上就寫到網路上臭罵一頓。」

台灣只是動保團體多 動保議題卻依然不受政府重視

「照生會是老天爺創的。」阿虎露出感慨的神情,回想當初三個人騎摩托車四處救狗,白天上山下海,晚上回來再當12小時的夜班保全,「那時候身體操壞,家庭也難保,但如果放棄了,誰要替我接手這些生命?」每個月為了入不敷出的龐大開銷籌錢,總在迫在眉睫的經濟困難時,及時得到一筆善款驚險度過,好像冥冥之中獲得神助,這樣的日子一撐就是11年。

「一開始是想救動物時求助無門,才發現台灣救狗資源比想像中不足,」儘管台灣有100多個動保團體,到目前為止,動物保育議題依然不受到政府重視,各個團體之間的嫌隙也讓他們難以團結一氣。阿虎知道,憑他不可能解決台灣流浪動物的問題,「只希望能做一盞燈,一個希望。」

民報【被遺忘的動物家人2】動物救援革命家~阿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