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生新聞:想要給自已的孩子搭建一個快樂狗園 - 陳文政

465 次閱讀

我從地主開價600萬元,談到我們為這些生命所付出的種種,打動地主內心深處那份善良與慈悲,願意用低價 450萬元賣給我們協會,其實老天爺並沒有放棄,而是透過環境的考驗讓我們等待天使的降臨!



想要給自已的孩子搭建一個快樂狗 - 陳文政
 
台灣以前的軍隊中,流行吃狗的行為這都是眾為所知的事,很多是幾近虐殺的方式取其肉而食,慘不忍賭的畫面實難以回想下嚥在戒嚴時代時我們什麼也不能做,在虐殺過程中,我 ( 陳文政 ) 常常目擊到,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們死之前,準備美食或泡牛奶偷偷餵飽他們吃這一生最後的一餐,也很難理解老天為什麼允許人可以任意這樣的凌虐生命!
 CADCH
退伍之後,看到無論是車禍、生病或孤單的流浪狗,都會抓去醫治或結紮,可以消化服役時無法消化那救臨死動物的情緒壓力,在當時和家人住在家中,可以收留的動物有限,所以救援後能原放的就盡量原放,然而這樣也沒用,在數量不斷的上升情況下,不可能繼續在公寓中繼續收養,因此自己在外面租屋
父母的恩情銘記在心,給我一筆創業金,其實他們並不知道,不到一年,這筆錢就已經為救動物燒光了,當時,公家機關抓取流浪動物都是以非人道方式捕捉及銷毀,我常和抓動物的清潔隊起衝突,最常看難以忍受的是狗的脖子上掛著捕捉後留下來的鐵絲,讓人心疼不已,所以只要遇到清潔車上有幾隻,我就收幾隻回來,從家裡搬到租屋不到兩年,就因太多狗不斷的被驅趕
無奈經濟因素,又逢八十幾歲老父因多處器官衰竭重病住院,在難以兩全的情況下,在父親喉嚨插手動進氣等救護車轉院當下,醫院等救護車的同時,我卻是當場和母親爭取家產,兄弟的不諒解至今仍存,但我卻難以言喻那為難
只是,抉擇生命的十字路口上,父已老,來日有限,而那些貓狗來日亦有一段時光,以自以為理性下,貓狗為重,至今那不孝的自責感仍在,後來父親移院後不久也辭世了,希望父親在天之靈,能夠原諒我的行為!
 
當時的板橋熱區房價還未飆高,父親給的一間店面賣了300多萬,又當時遇到另一半也極為的愛動物,丈母娘也將退休款100多萬因著愛女也全部給我們夫妻兩,我在板橋找了蛋白區的一樓,付了200多萬的頭期款買下來,短期可以照顧貓狗、又可以創業,看似幸福,而大女兒在這時也誕生了!
 
由於,我 ( 陳文政 ) 是以開發商品販賣為軸,在註冊商標和專利的法律保障下,有著大量市占率的優勢,利潤空間又大,加上我運用置入性行銷,媒體的專業人材實在有限,極為需要我的專才充實媒體內容,因此廣告、置入性文宣、個人還有參加一些賽事奪獎項多有斬獲,訂單多不應求,認為大量收編流浪貓狗的夢不遠矣!
 
但是,在一段時日後,鄰居開始抗議我的貓狗對他們影響太大了,我又開始找較偏僻的樹林區先租較大的水泥屋,因為買賣房子非立馬之策,欲想先租再慢慢找,上述這段過程中,我依然不斷的救動物,常出差,遇到的需救也多,帶回了太多的動物,連支持我的丈父、丈母也覺的誇張,為了照顧動物,都已經影響到家庭了,公司要營運,員工和業務員要管理,還有女兒教育要照顧,妻子也極其的幫忙,累到導致第二個女兒流胎,那些年,其實我自己也騙我自己的心,實際上人的能力太有限了,為了可以更大量的讓自己看到的動物都得救,我必須想辦法解決,母親愛行善,也對我的行為支持,把一棟透天住宅及另外一間二樓過戶給我,我連自己買的店面也賣掉,乾脆買塊地蓋屋子,生意、家庭、動物都可以照料,人生美夢終能達及!
 
人總是不能貪的,又要能照顧大量動物,食物、醫療、清潔環境等都需要太大量的人力,偶爾狗咬到人還得賠錢,我在生意上也得戰戰兢兢,終有奔潰時吧!
 
我 ( 陳文政 ),有位固定配合的台商,回台必然拜訪我,因為我是他在台灣最大的下訂單人,在聊之間,知道我的壓力,而在這行業我知名度在中國的同業台商大部分都知道我這號人物,建議我去中國發展開發事業較有利,台灣的部份,動物花錢請人處理,家庭依舊可以照顧,眼不見為淨,反正到中國吃動物正常的不看為淨,就算有100輩子也無能為力,一兩年後我被說服了!覺得似乎是一條出路,固定回台,固定匯錢回家就可以了!在那時我已賣到剩一間房子,還有貸款要繳,中國商機又大,乾脆一博,在台灣的動物也可撐!
 
2000年初,我到了廣州,進了一次菜市場後,再也不去了,足足吐了兩三天,原因不說大家也知道,為了暫時維持家計,房子賣的做為我暫進中國後家計及家中動物的開銷,那時我的妻子也非常的辛苦,定得照顧女兒及動物,至於原本公司的庫存貨,就販配到台灣的該業界平台販售,他們所說的併購是假的,人的嘴不應如此,說好購入就應捧錢來表誠意,我卻以口頭約定互信下導致家庭危機,幸虧該集團因為少了我代言後,很多店家怕買到贗品,又少了販賣使用技巧,保留了部份商品,成為我日後回台支撐幾個月的在台灣開銷!
 
不想說評判人的話,但我必須誠實的說,我和該集團首腦會談,原來他們真正要的是我在中國與大陸的專利與註冊商標,且要我出面代言教授商品使用,只要我簽個名,馬上匯200萬進台灣的戶頭,我只能怨嘆,用我為動物付出愛心的弱點,要我付一輩子,不可能,當我簽下去之後,我連台灣要救動物的權利也沒了!當晚,我立刻找在中國對我特別照顧的台灣朋友借貸訂機票,第二天我馬上回台,晚夜趕到家,看到妻小把動物照顧的很好,男人流出來的眼淚真的忍不住!
 CADCH
這之後,我 ( 陳文政 ) 已一無所有,靠著官司,要回該販賣平台僅剩的我本有公司庫存照顧動物和家庭,便宜的整批賣掉撐幾個月,以前的智慧財產權就讓它自然吧!我再無那本錢經營了,靠著妻子去教課上班,我則去撿拾資源回收共同設法維持動物和女兒的一切!
 
折騰三、四年的結果,人也空、財也空,徒留動物及勉強維持的家庭,房租、動物食物醫療、教育費、水電等太多的開銷等我去填,飼料是天天買,缺幾包買幾包,幸虧獸醫認識太久了,能欠的,欠至今也不知欠多少?
 
這十幾年,園區不斷的搬遷
地主不是要漲就是要賣,要不就是被檢舉,我對人心的變動太怕了!樹林不同處搬了三次、桃園竹圍、新莊、烏來、新店花園新城後邊,每當到一個新地方,就得花錢建設,建設不管有沒有完,這些地主不是要用就是要賣!無奈那些動物始終綑綁,一直想給他們好環境,且還在救一邊救外面的動物!
在完全沒有資源的情況下,我就得想辦法從妻子有限的收入抽取,但負擔繳家房租、女兒教育、三餐及其他一切所需,他已經無法再忍受了,在2013年的時候,選擇帶著女兒離開我,為了貓狗生計,我撿拾資源回收的收入和狗園支出數目根本是天差地別,所有的兄弟可以給我的都給我了,他們再也不會理會我這樣不理性的護生行為,我也知道每個兄弟都有他們的家庭要維持,我的人生此刻應該是終點了吧!
 CADCH
此時,又逢到新店園區被丟毒藥,已經開始有狗被毒死,我四處求援,當時我也沒有用社群網站,就這樣,棄而不捨的多方聯絡後,感恩臺北動保處的一位志工,一路安排扶持透過高雄的志工,將園區的貓狗做認養及其餘的動物都安排到了南部的一座園區!我的人生頓時鬆了口氣,想要好好規劃如何的走下去,找人合作,重拾以前的行業,繼續進行開發商品,但人算卻不如天算!
 
幫忙安排輾轉安置的大姐建議我可以去學救狗,當時正逢有人開班教授更高階的救援或結紮流浪動物的課程,我在繳了幾百塊錢的報名費後插班學習,我覺得結紮流浪動物控制數量,這樣就會少了很多的可憐生命太有意義了!在那班幾十個學生中我成了唯一的出線者,就展開了四處救援抓紮流浪動物的生活,天天如此,且我不受限一般的抓貓狗,連山上野生動物的保護救援我都在做,做到後來又發現一個老問題,一些無法回放的有問題貓狗怎麼辦?且我個人對動物的結紮是全面的,理念和很多動保人士不同,落入我手上的生命,我一定要完全的做,好不容易抓到手的很多,很可能被抓來結紮原放後,等他在外出問題要在回抓就再抓不到了!不要做後悔的事!
 
我看過不少直接開刀結紮回放出事的,當然那一定不是我!我的標準是觀察他們三天後,確認身體是健康可以開刀的才送到醫院結紮,後來我把觀察期延長到七天,出院後依然如此,因為狗的八合一疫苗或貓的三合一疫苗本身是病毒,如若身體有問題再打疫苗是一定會害他們的,過了觀察期後,給了疫苗外,還做體內外驅蟲,因此我在三峽租了一塊地做短期安置或者是安置不能回放的貓狗,天意安排我又走回了老路!
 
後來的社群媒體我開始有在用了,雖有不多的善心人士支援,但我滿足可以做就行,後來認識的另一半也會在經濟上支持我,不足之處她都會幫忙,三、四年的時間累積了一百條生命在我的園區,當園區隨時保持建設的情況下,隨時有那單結紮而不做完全配套的群體因著我宣言理念不同隨時都再阻擾著我的資源入進,單打獨鬥的我經營的很辛苦!以前可以撐過來,我覺得我依然可以!
 
老天爺的安排及考驗我都接受,但世事難料,地主在我租的第二年尾說地如果賣的出去他就會賣,總價為1000萬,我知道我沒那能力,於是找地的惡夢又開始了,我在雙北已經找不到願意租我養動物的情況下,直到找到了蘇澳的山區一處,直接和地主明講,他也答應會租我一輩子,我在很放心的情況下,和另一半商量,我們這年紀過了半百,找一個人生可以照顧毛孩的終點站,好好的實踐我們共同的理念吧!
 CADCH
由於,她只是一個會計,收入太有限,就將唯一的房子賣掉,買了兩三百萬的建材,加上這三年往返兩地的油資及開銷,又害她負債兩百多萬,讓我覺得我這一生為了毛孩,害慘了親身的一些人!
 
去年三峽地主賣掉了地,而新園區又還在建設,正值大熱天時,三峽新地主直接把我給斷電並且進行拆除,當時我人在蘇澳建狗園,立刻趕回三峽,動物仍在裡面,緊張情勢讓我幾乎是用跪的商量,拜託新地主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走法律的速度是絕對不可能讓我救出裡面所有的動物,這個禮拜,我幾乎是不眠不休的三峽、蘇澳兩邊跑,臨時搭那不牢靠的狗舍,鑽爬跑出來的幾隻狗被獵人惡意丟棄的山狗群給咬死了,這些犧牲給我的打擊太大了!
 
除了緊急移動至蘇澳的狗之外,還拜託所有認識願意收留或中途的二、三十隻貓狗,其餘的都往家裡塞,悲慘的事總希望能夠有了結的一天!
 
這之後,蘇澳的地主突然說他的地想賣,希望不會影響到我,唉!明知道怎麼可能不影響,況且我在上面已經投資又建設了兩三年,我這輩子所遇到的所有地主口說給嚇著了!原來人的話都可以隨時變異的!和一輩子當公務員的父親教導完全不同!
 
耳順之年再不久了,我和另一半的心也累了!唯有上社群網站求援,體力或心力早憔悴的情況下就隨緣了!
且目前九十幾歲的老母正在病危中,每天我睡醒時,發覺自己仍然還活著,感覺實在太殘酷了!
 CADCH
上帝關我們的窗,也必另外開一扇窗
這時唯有 照生會 虎哥 主動關心,鼓勵我要為了毛孩子們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也希望支持我可以救助更多的野生動物,叫我問地主要賣多少錢,大家共同想辦法
我從地主開價600萬元,談到我們為這些生命所付出的種種,打動地主內心深處那份善良與慈悲,願意用低價 450萬元賣給我們協會,其實老天爺並沒有放棄,而是透過環境的考驗讓我們等待天使的降臨!
 
地主開價:600萬元
 
慈善價格:450萬元
 
台灣照生會 宜蘭分會 陳文政 0963 910 599
 
CADCH
( 01 ) 信用卡 ( 宜蘭分會 ):https://goo.gl/i19uPp
 
( 02 ) 郵局劃撥:50017431,戶名:社團法人新北市照顧生命協會
 
( 03 ) 台北富邦銀行 012,土城分行,帳號:006691 – 0200 - 7651,戶名:社團法人新北市照顧生命協會
 
( 05 ) 支票捐款:支票抬頭:社團法人新北市照顧生命協會,掛號地址:116 台北市 文山區 羅斯福路 五段 39 號
 
( 06 ) Overseas Donation Account:
Bank's Name: Taipei Fubon Commercial Bank Tucheng Branch
Ban's Address: No.100 Sec.1 Zhongyang Rd. Tucheng Dist., New Taipei City 236, Taiwan ( R. O. C.)
Account No. of Beneficiary: 00669102007651
Beneficiary's Name: LIFE CARING AND ANIMAL RESCUE ORGANIZATION TAIWAN
SWIFT CODE: TPBKTWTP
 
( 07 ) 下載列印每月扣款信用卡郵局單http://www.lco.org.tw/uploads/news/10 ... Bu1Y9RHqBtKvIbu84vyj-sBEs
 
照生聯盟總部 電話:(02) 2932 - 2236 傳真:(02) 2933 - 6967
照生聯盟總部 會址:116 台北市 文山區 羅斯福路 五段 39 號
 
想要給自已的孩子搭建一個快樂狗園 - 陳文政